• 欢迎光临匡教寺网站!
  •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联系我们
  • 站内公告:
  • 最新推荐
    最近更新
  • 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法师讲经 > 般若海
  • 佛说十善业道经-1(图文)
  • 出处: 上传时间:2012-03-16 21:19:07 作者:

     

    佛说十善业道经

    会空法师主讲

    第一讲

     

    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

    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

    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

     

    我们今天正式开讲《佛说十善业道经》,在这之前我们讲过《居家学佛行仪》,也就是说我们作为一个在家居士,应该怎么做,如何当一个真正的在家信徒。第二个我们讲的是《正信的佛教》,让大家有个正知正见。这是我们讲的第三部,叫《佛说十善业道经》,这是一部正式的经典。

     

    在讲经之前我先给大家读两首偈子,因为我看到这个偈子的时候,我就感觉到每一本法宝来的都是很不容易的,现在我们大家因为这个书得到的比较容易,所以没有人看重这个法宝,其实我们大家真的不懂,每一本书都是由很多高僧大德的生命换来的,不像大家想的,随意的就可以拿到这本书。

     

    不要说其他的,就这一本书能拿到你的手上,几个居士给联系的,几个师父都从三楼搬了好几趟,才从邢台拉回来的,就这一本书来到我们手上,真的很不容易。这是现实的一点点,太小了。古代有多少高僧大德为了取这个佛经而付出了生命。我看到唐朝一首偈子,读到这个偈子的时候,非常触动,所以我拿来给大家分享一下,希望大家懂得珍惜法宝。这个作者没找到,上面写着无名氏,是唐朝的一个人写的,他描述这个取经的艰难,他说:

     

    晋宋齐梁唐代间,

    高僧求法离长安,

    去人成百归无十,

    后者安知前者难。

    路远碧天唯冷结,

    沙河遮日力疲殚,

    后贤如未谙斯旨,

    往往将经容易看。

     

    就这两首偈子,四句话是一个偈,总共八句话。他说在宋朝、晋朝、齐朝、梁朝这么一直下来到唐朝,“高僧求法离长安”,很多的高僧大德为了求取佛经而离开长安,长安曾是很多朝代的国都。他就形容这些出家的僧人为了求得这个法宝,他们必须去印度求法,当时叫天竺。去多少人呢?“去人成百归无十”,就是说去一百人回来的连十个都没有,甚至也许只有一两个人能回来。那些人怎么了?都死了,都死在路上。可不是像现在我们出国,在国外享受不回来了,可不是那样。那些去的人,他们怎么往印度走呢?顺着人的骨头走,那就是路。人的骨头,马的骨头,骆驼的骨头,在沙漠里面,去了那么多的人,回来的没有几个。“去人成百归无十”,他这是给你举例,你以为真的去一百个人?成千上万的僧人去求法,他为了什么呢?就是为了让咱们大家看到咱们现在的这个经书,因为当时咱们中国没有佛经。咱们大家都知道佛经是从印度传过来的。“后者安知前者难”,我们作为后人哪里知道,古圣先贤们为了我们能看到这本经书而付出了生命,哪里知道当时的那种困难。他走在路上的时候,不,没有路,无路可走,沙漠里哪有路啊,不像现在坐飞机,那个时候都是人走,顶多骑个马,沙漠里面你骑个骆驼。就是他这本书来的太不容易了!咱不要说别人,就说玄奘法师,他去取经的时候,他也得沿着先人的骨头走,两边也看不到人烟,都是骨头,人骨、兽骨。有的人在路上就被野兽吃了,有的人遇上流沙就被掩盖了,沙漠是滚动的,一滚一座山,就把人给压死在里面。那玄奘大师不是也度过沙漠吗,必须路过这个地方,他在路上的时候,水囊不是倒了吗。在沙漠里水就是人的生命,水囊的塞子没有塞好脱落了,水囊“哐”就掉下去,水立马被沙子吸尽了,然后玄奘大师就紧着扒拉,因为他舍不得喝那点水,就那么点水,要支撑他度过这个沙漠,再要走几天才会有水源。他扒拉出一个洞,就吸,可一口水也吸不上来,瞬间就被沙子吸收了。没有水,在沙漠里就预示着你的生命就要结束。所以当时玄奘大师就说:“宁可向西一步死,绝不向东半步生。”就这样,他继续向西走。当然了,玄奘大师,这是成功者,后来把经书带回来了,我们大家都知道有个玄奘大师,还有个《西游记》在描述玄奘大师取经的九九八十一难。可没有回来的人呢?多了!那些人们连名字都没有留下,不知道是谁,去的人多了。所以说:“去人成百归无十,后者安知前者难”。我们作为后人,根本就不懂得先人为了这本经书为我们付出多少,我们根本就不知道。

     

    “路远碧天唯冷结,沙河遮日力疲殚”,“路远碧天”,这个路太远了,你知道你走了以后,哪一年、哪一日能回来吗?你不知道,你知道你要走多久吗?都不知道,太远了!远的是不可预知啊。当他们走的那一天,他们就知道未来是不可预知的,不知道能不能活着回来,翻过高山峻岭,过雪山,还得牵着马,还得拿着东西,那个时候过雪山,大家都知道两万五千里长征,比那个还要难。在沙漠里,冷起来就冷到骨头缝里去,而且过流沙的时候,会感到害怕。为什么,他那个流沙一过来,整个就把人给盖住了,你眼睁睁的看着你的同伴被流沙盖住,你无能为力,你没有办法救,它的速度很快,你想救的时候,他整个一个人滚到沙球里面都给滚跑了,你就眼睁睁的看着一个活生生的生命在你眼前消失了。比如沙漠里就我们两个人,你眼睁睁看着同伴就这样消失了,那是什么感觉?那种感觉,你没有经历过那种生死的劫难,你是无法体会的。但是你可以想象,沙漠里就我们两个人同伴,也许走上一千里也没有一个人,就我们两个人。所以说“沙河遮日力疲殚”,他走的是筋疲力尽啊!

     

    “后贤如未谙斯旨”,说我们作为后人,“后贤”是对我们的尊称,说我们后面来的学者,不懂得珍惜这些高僧大德用生命和鲜血换回来的经书,“往往将经容易看”,你就觉得得到一本书太容易了,这不师父说讲经立马就来了吗。我们要懂得,这每一本书,我真的这么想,每一本书都沾着高僧大德的鲜血呀,都是他们用生命换来的!所以,我常常告诉大家,对经书一定要尊重。当时梦参老和尚讲这个的时候,我们下面都哭了,都感动的,这我们太对不起那些高僧大德了。你想想咱们是怎么对待这本经书的,你可以随意放,咱们院子里桌子上放的随意结缘经书。这每一本经书来的都不容易。不要说高僧大德付出了生命,咱们就为了要找这本经书,我托了很多很多的人才联系到,后来找的是这个带讲义的,但这本书呢,太沉了,你说你扛着一两个小时,真的很重,而且里面有些内容不一定是我们需要的,所以后来还是要用原文。讲经最好用原文,我才找到这本书。所以说每一本书来的都非常不容易。我希望大家要珍惜每一本经书,同时还要珍惜这个说法的因缘,听法的因缘。咱们本来上个礼拜就该开讲了,但是我有事情实在走不开,没有回来,没办法。咱们现在寺院的事很多,按说寺院是有分工的,要专门有人负责建筑,专门有人负责筹备资金,专门有人负责外交,有专门负责寺院内部的管理的,有专门接待信徒,处理寺务的,有专门讲经说法的。当然现在咱们师父们都很辛苦,师父是一篮子擓。并不是师父想这么做,大众师父们都很辛苦,很多很多的事情师父必须出面去处理,所以说你不要以为师父每个礼拜讲经,想听到很容易。你们大家都知道上个礼拜该讲《十善业道经》了,我相信你们也来了很多人,但是看到师父却没有在,这就是说佛法是不容易听到的,你不要以为佛法是简简单单的很容易听,没那么容易。现在下来任务了,说要百寺包百村,你别说咱包个村了,就包你们咱也包不起,你天天在寺院吃饭我都养不起,我说的是真话,我很想帮助每一个人,真的很想帮,可是咱没那个力量,我们现在是刚刚能吃饱饭。汶川地震那一年咱们就没有盖大殿,施主说想要把钱转到汶川,那个时候,挽救生命才是最重要的,我就答应了。人家说那佛殿怎么办,我说,没有佛殿我们照样可以拜佛,但是对汶川来说,那可真的是雪中送炭啊!可以救很多的人!出家人“不怕没庙,就怕没道”,即使没有佛殿,我也照样讲经说法。

       

       师父一直想,大家不要各自为政,不要只管自己寺院的事,只有出家人站出来团结了,居士们自然也就团结了,所以耗费了很多心血组织邯郸僧伽弘法联谊会。刚开始也是特别困难,也得不到人家的认可,去年夏天我就一直在跑这件事,后来终于组织起来了,到现在是很多寺院都主动加入,真的很不容易。这是有史以来第一次这样办,善法是可遇不可求的,第一次由咱们法师自己亲自去讲经。能够宣扬佛法的人,你至少曾经遇到过一亿个佛,才能够去宣扬佛法。你能够出家也至少要遇到并供养过十万个佛了,那是很不得了的。你能拿到这本经书在这里,你能来到寺院拜佛,那你至少供养过一万个佛了。你别以为你没有遇到过佛,不可能的,没有遇到过佛,咱们就不能坐在佛的下面听经。很难的!一佛出世多难啊!咱们也是有缘分的,希望大家要惜缘呀。我们老师就常常这样说,你们今天在一起不珍惜这个因缘,也许分开后一辈子都见不到。所以说你们在一起不管有什么矛盾一定要当天化解开。我们天天有个自恣课,就是今天有什么矛盾、不高兴的,一定要当天解开。为什么呢?第一首先说人的生命就在呼吸之间,再者,这个地球也挺大的,一分开后,下次见面不知道有没有机会了。我们今天能来听经,也是一种缘分,我希望大家能够恭恭敬敬的听经,并珍惜每一次机会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打开经书,“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”,这是我们的根本老师,也是我们娑婆世界的教主,他创立了佛教。“本师”,根本的老师。大家要知道,我的老师是上悟下明法师,上悟下明法师的老师是上证下圆老和尚,就这样一辈一辈往上找,就找到了佛祖那里去了。你看,他就这样一代一代传下来呀。所以说这是我们的根本老师。“释迦牟尼”翻译成中国话就是“能仁”和“寂寞”,“仁”是“仁慈”的“仁”,是福报、智慧、圆满的一种象征。“南无”是皈依的意思,说,我皈依本师释迦牟尼佛,这个“佛”字应该叫“佛陀耶”,咱们中国人喜欢去繁就简,“佛”是什么意思呢,是“觉”的意思,咱们下面讲经题的时候会具体讲,因为我们讲这个题目,给大家正式过一下,只是过一下这个文,我们为什么要三称“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”?这叫“念恩”,感念佛祖的恩德,我们今天能够见到这一本书。这叫不忘根本。,所以我们要三称,是感谢佛陀。

    开经偈,“无上甚深微妙法,百千万劫难遭遇,我今见闻得受持,愿解如来真实义”。“无上”,没有再超越他的。“微妙”,什么叫微妙?妙不可言,太了不起了。“甚深”,没有超越他的高度,深度的。“甚深”是无法描述的,那个微妙到什么地步呢,无法描述,他的至高无上,没有超越的,非常了不起。“百千万劫难遭遇”呀!很难遇到啊!咱们上次说形容大石头,是一个劫。人家还形容一个劫,说是一个大海,海是无边无际的,这海里有一个瞎眼的乌龟,海里有一块木头,木头中间有一个洞,这个瞎眼的乌龟在大海里游,一百年伸一次头,它的头伸出来正好能穿到板中间的洞里,就这样,你说这个系数低不低呀?还有一种形容,说从天上一根线下来,你在地上拿一根针,线下来后正好掉在针孔里,用这个来描述这个“难遭遇”。而且人身难得,佛法难闻呀!我们得到人身不容易啊!这个机率低得很啊!全中国十三亿人口,有多少佛教徒?这些佛教徒又有几个能听,也能够见到《十善业道经》?见到《十善业道经》里的人又有多少能够听到宣讲《十善业道经》?听到宣讲《十善业道经》的人又有多少能遇到正信的法师宣讲《十善业道经》?他的几率是很低很低的,百千万劫难遭遇,用这个来形容。当人不容易,当一个人,你遇到佛法不容易,遇到佛法,遇到《十善业道经》不容易,遇到《十善业道经》,你听宣讲《十善业道经》不容易,听宣讲《十善业道经》,你遇到一个正信的法师宣讲《十善业道经》不容易,百千万劫难遭遇。“我今见闻得受持”,我今天见到了,我听到了,我要去受持,什么叫受持?我接受。持:我照着去做,我们会照着《十善业道经》中的内容去行持、去做。“愿解如来真实义”,希望我们能够真正明白佛所讲的这部经典的意义。也就是说我要契机,我要完全明白,我认为的是和佛当时宣讲这部经的意思是一样的。难啊!难的很。这个偈子是谁写的?是武则天。武则天是个才女啊,她非常了不起,她是一代帝王啊。她从一个民间女子(他父亲是个小商人)成长为一代帝王,而且她把唐朝治理的这么好,那不是一般的女子能够办得到的。从古到今,咱们不就一个武则天吗,虽然后人对她褒贬不一。

    但是在我这儿全是褒没有贬,我觉得她不容易。你看一个女子做一件事情比一个男子付出多的要多,你看那些国家领导人,净是男的。从前有个吴仪是个总理是吧,后来人家不干了,后来写个留言,我专门在网上留言啊,特别感动。你看现在这一会儿,这个女性本来就是弱势群体,你看认为现在女性都翻了身了,说女性翻身了,那还是没有真正翻身,啥时候不说了,那才真正叫翻身了呢。你看那户主写的谁的名字?你们家户口本上?你孩子都姓谁的姓?这不有了,这不就行了。在外国孩子选择想姓妈妈的姓,就姓妈妈的姓,想姓爸爸的姓,就姓爸爸的姓。这不就行了。你看一个男性、一个女性,同样的能力,当领导来说,这个女性肯定是个副手。如果这个女性一旦上去了,超越这个男性了,她的这个能力至少超过这个男性三倍,这个女性才能上去。就那样才能换来,太难了,太不容易了。这个女性本身就是弱势群体,在佛教中女性是弱势群体中的弱势群体,真的!我们在比丘面前我们是不敢说话的,哪有你们女众说话的份啊。所以说师父能够出来讲经啊,那是难之又难。如果我是个男性,我告诉你,绝对不是今天这个样子。但是我愿意当女众,因为咱们能在一起对吧,如果我要是一个男众,你老往这儿来能行吗?一天到晚去师父那儿,一天到晚去师父那儿,肯定不行。所以这是师父慈悲。你就知道一个女众法师出来讲经特别难。就说这一次吧,咱们讲经的法师里面只有我一个女众,但是你看听经的里面肯定是女众多。是不是咱们女性真的很笨,学佛的女居士多,但出家的女众,你看咱们河北省出家女众特别少,在这些可怜的出家女众里面,讲经说法的也很少,就算有能力,会讲经说法的,能够走出来的寥寥无几。你看咱们去年去柏林寺参加那个讲经法会,不就咱们寺院这几个小师父吗,还有那两个比丘尼吗,满打满算连十个比丘尼也没有,是吧,那男众一两百。所以我们要支持女众师父。